我要在看得最远的地方,披第一道曙光在肩膀。

郁闷

今儿默默的又看了安意如的书。虽然我也不明白当时怎么就脑抽了买了《世有桃花》,《美人何处》和另外一本儿名字我都不太记得的书。怎么说呢,感觉心情很复杂。以前总觉得她的文字还是有可读之处的,但是现在回头来再看觉得有些变扭。她评论红拂最美的时刻是下定决定与李靖私奔的那一刻,而后当李靖功成名就,她也成为国公夫人的那时,那生命中燃烧的鲜红就此黯淡。这评论让我非常的不爽。合着这样一个奇女子,竟然在她眼中是轻易就会被柴米油盐而消磨的人?再者,求仁得仁,她又怎知红拂当日决定夜奔之时,心中期盼的不正是这繁华终定之后的安静生活?整本《美人何处》充满了大大小小这类让我觉得很不解的喟叹。而且往往想要硬生生的改变主流看法。并不是我一定赞同主流,然而这种另辟蹊径而又失之武断的解读,总让我觉得有些哗众取宠之嫌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越泱 | Powered by LOFTER